媒体关注


南方网:专访RoboMaster比赛冠军“华南虎”:华工少年的机器人梦想

          0.png记者 彭琳 李赫08-20 17:32


1.jpg

盛夏周末,深圳湾体育中心春茧体育馆,呐喊声震耳欲聋。

“还有五秒种,我们的华南虎现在优势很大! 还有3秒!恭喜华南虎,华南理工大学获得了2018 RoboMaster的总冠军!”随着决赛倒计时结束,备战区的数名队员从座位上腾空而起,振臂欢呼,紧紧拥抱在一起。

 总比分31——华南理工大学“华南虎”战队击败东北大学“TDT”战队,成功卫冕。颁奖仪式上,深圳市领导和大疆创始人汪滔为冠名颁奖。“华南虎”战队接过奖杯那一刻,很多队友喜极而泣,放声大哭。

2.png

颁奖仪式上,深圳市领导和大疆创始人汪滔为冠军颁奖

 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, 已经连续举办了三届,今年是第四届。比赛由共青团中央、全国学联、深圳市政府主办,由DJI大疆创新独立策划执行,每年耗资约8000万。

 通过举办赛事,挖掘行业工程师——大疆不计成本举办RoboMaster初显成效:即将步入大四的队员陈文辉和禤俊鹏,都把工程师列入了职业规划。“我希望未来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嵌入式工程师。”队长陈文辉表示,比赛让自己更加坚定了职业方向。禤俊鹏也计划本科毕业后,能够从事工程师的工作,“如果有机会,我希望能去大疆。”

| 分区赛遭遇“滑铁卢”,决赛前重整旗鼓

 “谁也没有想到,我们在分区赛的表现会那么差。”回忆起今年征战比赛,机械组负责人、机械工程专业大三学生禤俊鹏感慨良多。

 在分区赛中,华南理工大学输给了电子科技大学,屈居南部亚军。一个战术失误,华南虎队的一个步兵孤军冲到了前面,对方的英雄机器人抓住机会,直接把它干掉了。陈文辉说,“只要有一个小小的失误,比赛就很可能会输掉”。

 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,业内称为“现场版”的王者荣耀游戏。红蓝两队操控各类机器人射击对抗,包括步兵、英雄、工程、无人机以及基地等7类机器人,最先击毁敌方基地的一方取得胜利。长 28 米、宽 15 米,与标准篮球场相同的场地分为操作间、基地区、公路区、资源岛、荒地区和补给区等6大区域。

3.png

比赛冠军奖杯

 “可能是因为去年拿了冠军,我们在分区赛表现得非常浮躁。”陈文辉告诉记者,心态上的浮躁直接导致了细节上的不严谨,在很多产品研发上觉得“差不多就行了”。

 而研发机器人,最忌讳的就是“差不多行了”。

 前期的不严谨,造成了比赛现场各种突发状况。在一场关键比赛中,机器人激烈碰撞时,华南虎的英雄机器人的一个轮子竟然脱落了,成了一台“没腿”的机器人。“这么重要的比赛,英雄机器人的车轮子都掉了,这是不能想象的失误。”陈文辉直言。

4.png

华南虎的英雄机器人的一个轮子脱落了

 分赛区遭遇“滑铁卢”,这给了卫冕冠军华南虎当头一棒。整个团队开始反思,调整心态。

 “只要是不合格品,我们就彻底报废,重新研发全新的机器人。”禤俊鹏回忆,那段时间,队员白天打比赛,晚上修整机械,还要调整心态,成员一天平均只能睡上三四个小时。

 两个月后,华南虎像换了一支全新的战队。英雄机器人能够连续取两箱弹药箱,速度令对手丧胆。“我们拿掉冠军的光环,终于找回了状态,一直到最终夺冠。”陈文辉总结道。

 当天夺冠的那一刻,战队控件组的负责人庄佳欣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,泪洒现场。他告诉记者,为了保持决赛当天控件的稳定性,控件组队员连续好几个通宵调试产品。

5.png

夺冠瞬间,华南虎战队队员激动落泪

 “我们一个队员李超群熬了好几个通宵,决赛当天太累,直接在候场区装机器人的箱子里睡着了。决赛直播解说这么吵,他都睡着了,大家真的是拼了。最后倒计时,当屏幕上代表华南虎的红色亮起来,我的眼泪直接就流下来了。”庄佳欣说。

|一支追求产品稳定性的年轻战队

 “华南虎”战队一般是45人,包括机械组、电控组、视觉组、宣传组、运营组五个组。除了队长陈文辉和禤俊鹏等几人是大三的,其他队员以大二为主,是一支年轻的战队。测试和比赛所用的机器人,均由队员自主设计完成。

 今年比赛中,新增了哨兵机器人和空中机器人的设置。同时,赛制升级,多了回血复活机制。赛制升级,让每一场比赛都充满了悬念。

 RoboMaster赛事负责人高建荣直言:“前几届的冠军队伍参加今年比赛,能不能小组出线都不好说。”

 面对如此变幻莫测的赛场,“华南虎”战队是如何做到成功卫冕?连续参加了两届比赛的陈文辉和禤俊鹏,不约而同认为稳定性和团队协作是夺冠的关键。这背后,是整个团队对于产品稳定性近乎苛刻的要求。

6.jpg

华南虎团队部分成员,接受南方+专访。

 “决赛前的2个月,每支战队都在优化和升级机器人。有限的时间里,是追求更高的性能,出奇制胜?还是追求更好的稳定性,稳中求胜? 我们选择后者。”陈文辉表示,团队商量后最终选择在系统的稳定性上狠下功夫。

 做出这样的选择,与去年的比赛经验不无关系。陈文辉回忆,去年比赛中英雄机器人的稳定性比较差,经常会出故障。“虽然最后赢了比赛,但我们都知道有运气成分。所以今年,我们非常重视稳定性。”

 止步今年八强的大连交通大学的TOE战队队长蒋二梦同样认为,稳定性是取胜的关键。“我们很多失误,主要就是我们机器人的稳定性不够好。机器人的一根电线的松动甚至是一颗螺丝,对比赛结果影响都非常大。”

 为了优化稳定性,“华南虎”战队在实验室对机器人不停测试,做到对每台机器人的寿命和每个零件的维修难度了如指掌。每次出发比赛之前,负责人要罗列出机器人的检修流程,包括日常检修、检录前检修、局间三分钟检修。

7.jpg

 “台上10局比赛,我们在台下测试超过500次。”禤俊鹏告诉记者,台上的每一场比赛,背后都是数百次的测试。但即便如此,他们还没有百分百的把握,又做了两台备用机器人。备用机器人的测试流程和比赛用的完全一样,丝毫不敢怠慢。不过所幸的是,决赛时机器人稳定性都很好,备用机器人没有上场。

8.jpg

队员在现场维修机器人

 在视觉识别稳定性方面,今年“华南虎”得到了华为荣耀赞助的芯片加持,自动瞄准技术更胜一筹。

 据陈文辉介绍,华南虎将自动瞄准技术移动到华为麒麟970芯片的平台上,实现更稳定的发挥。相对于人手操作,970芯片平台让英雄机器人的瞄准技术更精准、更便捷、稳定性更高。 “英雄机器人自动瞄准技术,是我们团队很强的一个‘杀手锏’。”

传承工程师文化,比赛中找到职业方向

 华南理工大学五山校区慎思楼一楼,是“华南虎”战队的实验室所在地:密密麻麻的电线和控件散落在桌子上,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机械设备,墙上贴着各种任务推进表……

 决赛结束后,他们从深圳返回广州,回到了熟悉的实验室。一周后,团队写好了一份《新生暑期学习建议》并发布在官方公众号上。只要华南理工大学的新生按照这份指南学习,在一个月后招新时就有可能加入华南虎,一起备战2019年的比赛。

10.png

华南虎官方公众号

 “我和文辉明年都大四了,希望做好交接,让华南虎的战队精神和工程师文化在华工传承下去。” 实验室里,禤俊鹏一边收拾机械设备一边说道。

 华南虎战队,是一支不断传承不断更新的年轻队伍,这也是他们能够蝉联冠军很重要的原因之一。

 “比赛最关键的,还是看整支队伍的实力和态度。”华南虎的指导老师张东教授告诉记者,为了让战队保持延续性,实验室每年9月开始招新。新人通过笔试、面试后有一百名左右作为实习生。从10月到来年1月,由十名左右老队员进行培训,1月底淘汰掉一半。然后一边准备比赛一路淘汰,最终剩余45人左右团队参加总决赛。

 而为了鼓励学生参与类似RoboMaster的全球比赛,华南理工大学建立了“一院一赛”为核心的学科竞赛资助体系,增强学生参与各项竞赛的积极性。“少年强则中国强,学校鼓励学生参加比赛,培养更多的优秀年轻工程师。”张东这样说。

 工程师文化,也正是RoboMaster发起方大疆创新公司大力倡导的。每一年的比赛,大疆的花费支出大概在8000万元人民币。2015年开始,四年时间内,大疆已为此花费3亿元。

9.png

决赛现场

 RoboMaster技术总监杨硕告诉记者,制作RoboMaster所需要的各种技术,在大学工科、计算机电子自动化的专业书里都有,但要把它们组合起来变成一个机器人,这中间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“学生在比赛中可以迅速成长。”

 今年大二的李佩佩,是团队中为数不多的女生。在她看来,比赛对于学业和工作指导意义都很大。“学业上,比赛实践收获远远大于书本知识。工作上,你会努力朝着工程师的目标去奋斗。”

 在赛事负责人高建荣看来,这些经过RoboMaster比赛研发实践的选手,未来很可能成为工程师、学者、科学家、企业家等。

 通过举办赛事,挖掘行业工程师——大疆不计成本举办RoboMaster的初衷种子正在发芽。

 即将步入大四的陈文辉和禤俊鹏,都把工程师列入了职业规划。“我希望未来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嵌入式工程师。”陈文辉表示,比赛让自己更加坚定了职业方向。禤俊鹏也计划本科毕业后,能够从事工程师的工作,“如果有机会,我希望能去大疆。”

    【记者】彭琳 李赫

【实习生】龚鸣

【摄影】鲁力

【拍摄剪辑】帅昌哲

【校对】曹柏

 编辑 海燕

报道链接:https://static.nfapp.southcn.com/content/201808/20/c1414045.html?from=timeline&isappinstalled=0&layer=2&share_token=NDE4YzI5NjQtMWVlNi00YzlhLTg5ZmMtMjhkNjk3NjdhNGFl


X